美邀华夏对话有3大手段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3月11日宣布,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于3月18日至19日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一是这事是美国率先发布消息。为什么美国要率先发布消息?两个原因,首先是美国想展现出自己是主动方,其次是因为这事是美国邀请且在美国会晤。

二是美国邀请中国到阿拉斯加去谈而不是华盛顿。为什么去阿拉斯加?最根本的原因也有两个:一是美国想将这次会晤尽量安排得低调一点,淡化其正式性、政治性,让谈话更加轻松,不受华盛顿的政治干扰;二是双方这次会晤更多是试探,不太会签署什么协议或达成什么重要妥协,所以没有在政治中心举行会晤,在华盛顿如果双方不能达成一些正式的协议,可能会被外界向负面解读,对未来进一步沟通协调不利。这两个细节就决定了,对于这次会晤,我们不要抱太多期望。

一方面,这是拜登政府好好审视了中美当前的关系后,所做的一次针对性试探,白宫并不打算在这次会晤中能够得到什么成果,试探能会有什么具体成果呢?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在一个问题上是具有共性的,那就是想敲诈勒索中国,美国一贯的强盗逻辑并不会消失在拜登身上,他只是比特朗普稍微含蓄一点而已。包括解除关税在内,拜登都想拿这些敲中国一笔。当然,对中美两国来说,开启对话本身就是巨大进步,相比特朗普后期中美对话机制几乎瘫痪而言,这是双方重建沟通的一个新开始。

那么,拜登政府安排的这次“2+2”会晤到底有什么算盘呢?在占豪看来,美国这次邀请有三大目的:相比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还是会有很大变化的,尤其是对华政策上,美国特朗普政府已经走到头了,中美关系不能再按过去的方式再往下走了,否则就会彻底跌入对抗陷阱。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要调整对华政策,但从当前拜登政府的角度看,白宫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淡定从容了,他在政策选择上的空间被大大压缩了。所以,在制定对华外交政策之前,拜登政府选择了与中国进行沟通,试图通过沟通测试中国底线,摸一摸中国底牌。

一旦拜登政府摸清了这些参数后,他也就知道该怎么来制定对华外交政策了。这个时间,占豪认为少则半年,多则一年。过去可能不需要花这么久,但由于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有太大不同,所以这次花的时间更长。

中美关系未来如何定位?是走纯对抗的路子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拜登政府一定要和中国搞对抗,那继续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即可,完全不必纠结。很显然,特朗普政策不可为继,拜登就必须调整并重新定位,要重新定位就必须先沟通。

美国对华政策在战略上显然是不会变的,中国是美国的第一战略对手,这是美国政治精英们的共识,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识,因此美国打压、围堵中国的战略肯定不会变。打压围堵中国不会变,那中美之间必然还会持续有对抗的成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对中美来说,最重要的是管控分歧,因为中国有很多底线美国也碰不得,碰了中美就是直接进入对抗,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譬如,台湾问题,中国绝对不会允许美国公然支持“台独”,也不会允许美台的合作突破红线,所以有些分歧必须管控。所谓管控分歧,就是中美彼此亮明一些底牌,让彼此都绕着底牌走,这样才能有效管控分歧。台海、南海的分歧都是需要中美共同管控的,尤其是台海,风险极大。

当然,中美有对抗的部分并不意味着就不可以有合作,譬如在气候问题、新冠问题、经济复苏问题上,双方都是可以有很多合作的。在特朗普时期,这些合作都停止了,特朗普退出了巴黎协定,新冠只知道甩锅给中国,经济上更是搞贸易战,所以中美合作极其困难。然而,拜登上台美国就重返巴黎协定;拜登重视抗疫,当然也很在意经济复苏,所有这一切中美都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正是中美可以沟通也值得沟通的领域。

只有如此沟通,才能彼此找到共识,才能有进一步的合作。中美关系要恢复,必须在这些问题上进行深入的沟通。中美只有把分歧放在安全的格子里,把共识放在可以生长的土壤里,才能真的重新定位中美关系,并一定程度上化解掉彼此的战略互疑,增加战略互信,从而将中美的对抗趋势拉回到竞争与合作的正常轨道中来。

重新定位非常重要,因为没有这个新的定位,未来中美关系走到哪一步非常难说。很多人觉得中美之间不会爆发军事冲突,那是因为他们对国际局势缺乏深刻理解,中美过去一些时间里,其实一直游走在可能爆发军事冲突的边缘。之所以中美没有爆发军事冲突,一则是中国的综合国力决定的,二则是因为中美抗美援朝战争决定的,三则是中国的确没有霸权思维,否则中美的军事对抗肯定已经开始了。

那么,在中美战略冲突的大背景下,对中美两国而言,客观上也还是需要一个新定位,就是至少不走向军事冲突的新定位,这是很考验双方的战略智慧的。对中国来说,在一些现实利益上可以适当让步,中国也不会去挑战美国霸权,但美国绝对不可以要求中国停止发展,绝对不能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绝对不能在主权问题上突破中国的底线。至于现实利益,大家多一点少一点倒不是最重要的,可以通过合作获得共赢。

这次中美的对话是一种新机制,美国派出的是全面负责外交的国务卿和全面负责安全政策的总统安全事务助理,中国派出的则是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委员会主任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相比过去的对话机制,这次非正式的对话规格也非常之高,中国对等派出的是两个副国级,都是代表最高领导人意志的。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对话?从现在的迹象看,拜登政府在中美政治氛围不太理想的情况下,重启过去高级别的双边对话机制显然非常困难且不合时宜。然而,当前中美关系决定了,双方需要高级别的沟通,于是拜登政府就选择了一个新的平台,并派出了负责外交和安全的最高官员。

未来,如果有必要,这个双边对话机制可能会维持很久,至少在未来中美关系稳定前,这都是一个持续的对话机制,下一次对话有可能在中国某个城市。如果未来需要,这种对话机制甚至可能变成约定的一个新的对话平台,这样中美就能多一个新的沟通通道,可以直接代表彼此最高决策者的意志进行沟通。中美对话开始了,虽然我们不必对结果抱有期望,但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在这个对话平台上,中美可以畅所欲言,把彼此的真正关切全部摊开谈,在这方面中方已经表态,一切都可以谈。在一切都可以谈的背景下,在世界局势风起云涌的背景下,中美对话世界瞩目,我们且看双方最终会释放什么信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