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惑竞赛保持翻开,三国探测器还好吗“问天”?

今年火星上很热闹,三个国家的探测器已经抵达火星,阿联酋的“希望号”探测器入轨火星,NASA的“毅力号”已经成功着陆,而我国的“天问一号”也已经进入火星停泊轨道,“三国竞赛”已经拉开了帷幕。有的朋友可能比较好奇,为何都要今年集中探测火星,其实并没有什么阴谋困在里边,只是火星每两年才开门迎客一次,2020年有两个月是火星探测窗口期,既然出发的时间相差不多,飞行轨道也比较类似,那么最终到达火星的时间自然差距也不会太大,因此看上去才是扎堆探索火星。

NASA探测火星算得上轻车熟路,从上个世纪和前苏联太空竞赛时期开始,包括那些失败的至少发射了几十个火星探测器,有最初飞掠火星的、绕火星的以及着陆火星巡视等等,探测历史较长也复杂。

至少目前火星表面就有好奇号和洞察号火星车,一个可以巡视,一个扎根火星。而在火星轨道上,也有多颗人造卫星在工作。

其实可以说,在毅力号尚未发射前,它的着陆目标以及后续的一系列任务基本确定。

但我国在火星上没有人造卫星,自然无法像毅力号一样,抵达火星后直接执行着陆动作,“天问一号”就需要绕火星大约两三个月,一是执行绕火星飞行的探测任务,二是对即将着陆的地点进行扫描分析。“天问一号”本身就是带着三个任务去的,一是绕火星、二是着陆火星、但是释放火星车巡视火星。

两个探测器着陆的位置是相邻的,“毅力号”目前已经安全着陆火星表面,具体着陆地点是伊希斯平原西部的杰泽罗陨石坑,科学家认为这里曾经是河流三角洲地带,只不过历史变迁河流早已经消失,但地质地貌仍留存痕迹。

而我国的“天问一号”预计着陆点是乌托邦平原的南部地区,和“毅力号”着陆位置相距并不是很远。像这类低海拔中纬度地区是绝佳的着陆地点,在这里火星的大气更浓一些,有利于探测器登陆时的减速,其次温度上相对更暖一些,避免遇到极低温度情况。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两个国家探测器选择的着陆点都是类似于干涸的湖泊底部位置,我们都知道有水的地方意味着有生命存在。

那么即使水消失了,曾经的生命是否留下了痕迹?它们的主要探测目标就是寻找火星上生命存在或者说存在过的痕迹。两颗火星探测器主要的探测目标比较类似但又不完全相同,“毅力号”火星车有三个独到之处,它携带着的Moxie设备可以在火星上收集二氧化碳并制造氧气,虽然设备很小,但是我们知道如果实验成功那意味着什么。毕竟火星上最缺少的就是氧气了,未来人类登陆火星氧气是必需品。

第二点是携带火星样本的收集盒,同时具备简单的分析功能。当然复杂的分析还需要在地球上进行,“毅力号”采集的火星样本会一直封装起来,等待未来几年NASA和ESA合作去火星上把样本取回。第三点就是“毅力号”携带了小型直升机,目的是在火星上进行起飞巡视实验。

“机智号”在火星表面上起飞并非易事,要知道火星的大气层极其稀薄,因此“机智号”重量必须足够轻,其次是螺旋桨旋转速度足够大。如果实验成功,未来可以借助这张方式探测很多难以抵达的区域,例如一些异星的断崖和洞穴等。

阿联酋的火星探测器探测任务要更简单一些,它不会执行登陆动作,只会绕火星运行大约2年左右,探测火星的现代气候环境与远古气候环境之间的差异和关联性。

这也是自2017年阿联酋提出的“2117”计划的第一步,他们计划用100年的时间,在火星上建立一座城市!这个国家航天探测属于起步,技术上自然没有足够的积累,但是人家钱多,可以依托于NASA来进行自己的探测任务。人类探测火星历史其实已经很久,最终的目的也很明确,找到生命存在的痕迹,以及建立火星基地最终实现移民火星。当然了,即使我们不去移民火星,那么如果建立火星基地,那也是一个好的备用家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