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翔又秀书法,有人说藏巧于拙,见功底,有人说奇丑无比,能辟邪

书法界从来不缺乏热闹,比如近期,曾翔老师又在网上秀出自己的春联,依旧是赞声一片,骂声一片,引发了两种极端的评论,有人痴迷追随,有人是极度厌恶。赞声者说,曾老师书法藏巧于拙,足见功底,骂声者说其书奇丑无比,有人戏言:贴此春联能驱魔辟邪,甚至还能避孕。

曾翔,祖籍湖北人,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秘书长,篆刻研究所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硕士生导师,中国书法院研究员等。

曾翔的书法,取法北碑二爨民间等,也融合了汉隶与帖学,线条浑厚,风格独特,气势磅礴,自然天成,有很深的书法功底。

曾翔对于书法的观点一直很独特,他说:“一个书法家,首先要是一个汉字的设计家。要把着眼点放在汉字本身的艺术性上,放在汉字造型的美上,可能会更有价值,思路会更开阔,前卫、传统、古典的界限也就不存在了”,这样前卫的观点,有人理解,奉为圭表,当然,更多人是无法理解,也不能接受。

大家对曾翔书法的争议很大,有人将他的书法归类为丑书,说这种书风就是在标新立异,哗众取宠,是书法界的欧阳锋,已经明显是走火入魔了。他对书法的传承与表现,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作为传统书法于“雅俗共赏”的创作标准而言,在多数普通百姓眼中,曾翔是失败的。

毕竟多数老百姓偏向于喜欢端正漂亮的字。

东坡先生说天真烂漫是吾师,书法的最高境界是道法自然的无功利的情感表达,此时玩的是心法而非技法,比如弘一大师的绝笔书“悲欣交集”。

书法的审美标准多种多样,有喜欢阳春白雪的,也有喜欢下里巴人的,有喜欢雅的,也有喜欢俗的,但审美需要遵循一定的共性,在共性的审美基础上去追求个性,这才符合大众的审美心理。

而曾翔书法打破传统的基本笔法和间架结构,是在追求极度的个性化,是一种特有的书写表现方式,是一种小众的审美,你可以说他是一种创新,也可以说他是一种探索,但它就是走不进我们平时所说的中国书法艺术的范畴里面来,普罗大众很难接受,这或许是曾翔的一种自我消遣,宁作艺术家,不作书法家,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这种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天才,比如梵高。

春联的前身就是桃符,写春联的人千千万,唯独曾翔写出了桃符“祈福灭祸”的初衷。

对曾翔书法骂的依旧骂,喜的依旧喜。爱之者欲其生,恨之者欲其死,但曾翔依旧很开心,这就是书法的魅力。。

相关文章